【话题】深度解析德国被淘汰的原因!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28 12:19

【话题】深度解析德国被淘汰的原因!

2018-06-28 10:05来源:体坛周刊德国/世界杯/勒夫

原标题:【话题】深度解析德国被淘汰的原因!

屡次给德国人留下惊险回忆的韩国,这次彻底成为了德国人心中的痛。德国未能逃脱卫冕冠军小组出局的魔咒,小组赛末轮0比2负于韩国之后,勒夫的球队小组垫底黯然出局,这是德国队/西德队首次在世界杯(首阶段)小组赛出局。

第19分钟,郑又荣直接任意球重炮攻门,诺伊尔出现扑球脱手,但他第二反应迅速,将球打出底线。

第48分钟,基米希传中,格雷茨卡禁区内无人防守头球攻门,赵贤祐单手神勇扑出。

第91分钟,克罗斯乌龙助攻,金英权禁区内推射破门,VAR判定进球有效!韩国1比0领先德国!

第95分钟,诺伊尔来到前场参与进攻,韩国后场吊射,孙兴慜追到皮球后面对空门补射入球,韩国2比0!

这是一个令人不断震惊的夜晚。

先是穆勒没在首发阵容中,就十分出乎意料,这两场比赛穆勒的确表现的不尽如人意,但勒夫敢于将其放在替补席需要极大的勇气。上一场是厄齐尔和赫迪拉,如今又是穆勒,这其实也是向自己的球员表态——这支德国队没人是不能取代的,当然,诺伊尔除外。

厄齐尔和赫迪拉重返首发阵容是很正常的,这两人原本就是德国攻防体系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勒夫也早已说过,并不是弃用厄齐尔,其创造力依然是德国队不可缺少的。

2002年的那支韩国有着很强的实力,他们奔跑非常积极。韩国球员的小动作非常多,他们总是想着去激怒对手,这跟南美球员非常相似。从比赛时也能看到,韩国队基本上是一个犯规接着一个犯规,这种犯规的目的其实并不是伤人,但是会对进攻的延续性造成破坏。

上半场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克罗斯在左路的一次带球突破,印象中他已经很少有这样的突破了,对瑞典的进球使得他充满了自信。德国队必须要提高对韩国定位球和反击的防守能力,韩国队上半场有威胁的进攻基本上都是这样发起的,这其中包括诺伊尔的那次扑救失误。德国队进攻上的问题在于,过于急于将球直线输送到禁区而缺少在禁区前沿的组织过渡,戈雷茨卡显然缺少和队友的默契,几次关键传球都出现了不应有的失误。

整个上半场德国队的问题主要有两个:首先是缺少一个能突破的球员,在组织进攻时又不够细腻,因此很难撕破韩国的防线;其次在进攻时过于依赖基米希的传中,但作为中锋的韦尔纳活动范围又过于靠近边路,导致中路无人抢点。

换上戈麦斯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办法之一,穆勒的出场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标志着之前勒夫变阵的失败。戈雷茨卡除了一次头球攻门之外没制造任何威胁。勒夫在最后时刻只能选择布兰特,后者在前两场替补出场之后都有很好的表现,连续击中立柱。但问题是,既然布兰特表现很好,为什么首发的不是布兰特而是戈雷茨卡?

这是德国自2004年欧洲杯后最糟糕的一次比赛。德国队的球员显然没有进入状态。勒夫的战术安排也是很奇怪的——德国的最后一传不是厄齐尔也不是罗伊斯完成的,而是基米希,既然这样安排了,就意味着你必须加强中锋的力量,但德国禁区内却无人抢点。一直到德国队出局,勒夫都没有找到解决锋线问题的办法。

热身赛的时候我们说德国队控制了比赛,却没法攻破对方球门,但这场比赛最后时刻德国队是失控的。实际上在韩国队打进第一个球之前,德国队就失去了对比赛的控制。这场比赛留给了我们太多的疑问,德国队根本就是缺少打比赛的计划,勒夫每次换人都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当一支在勒夫手下连续6届大赛(包括他担任助教的2006年世界杯)都跻身四强、甚至在一年前用替补阵容就拿下联合会杯冠军的夺冠热门止步于小组赛,甚至3战仅拿到3分而被耻辱性地钉在积分榜末尾,带来的错愕感令人根本消化不了——何况这还是在上轮95分钟绝杀逆转的神剧本铺垫后所发生的。

德国队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但这场看似突如其来的大病绝非毫无征兆。2014年在巴西登顶之后,不少人都将德国队的成功与拜仁此前一年成就三冠伟业联系在一起。海因克斯甚至直白地说过:“没有三冠王,德国就不会赢得世界杯。”事实上,那不仅仅跟拜仁的登峰造极有关,更与德甲进入发展黄金时期有着直接关联。

拜仁成为三冠王后,瓜迪奥拉登陆德甲,他的足球哲学改变了整个联赛的生态。恰恰是在瓜帅执教拜仁的第一个赛季,德甲首次4支欧冠参赛队集体从小组出线。随后一个赛季,又是这4支球队——拜仁、多特蒙德、勒沃库森与沙尔克04再度携手突围欧冠小组赛。

从拜仁和多特蒙德会师温布利决赛,到连续两年德甲四骏跻身欧冠16强,德甲稳稳地占据了欧足联系数排行榜第2位,进入超过半个世纪以来的发展最高潮。德国队在这个区间第4次成为世界冠军,完全在情理之中。

然而,自从两大明星教头克洛普与瓜迪奥拉先后离开德甲而转战英超,德甲竞技水平立即呈现急速下滑趋势,拜仁在明显退步的情况下依旧在国内难逢敌手,而对外,德甲只能靠拜仁一家苦苦支撑。刚刚结束的这个赛季,德国终于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自我检讨浪潮,一贯满足于自娱自乐的德国球迷,也不得不开始承认自己的联赛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正如4年前联赛的强盛助推国家队登顶,如今这波德甲颓势似乎也恰如其分地蔓延到勒夫的球队。当然,我们无法科学证明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有了德甲过去一个赛季惨不忍睹的欧战表现(欧联杯3队集体小组出局,欧冠仅拜仁一队杀入淘汰赛),如今德国队在世界杯小组垫底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当然,我们也不能简单粗暴地将这次小组出局的锅扔给德甲,毕竟这支德国队23名球员里有8名“海归”。主要问题,还是出在球队本身。

当西班牙队在2008年欧洲杯上终于登顶,感觉像是捅破了困扰他们几十年的窗户纸。于是,“斗牛士”一发不可收拾,连夺三届大赛冠军。

德国队呢?从本世纪初的青训改革,到克林斯曼与勒夫2004年夏天入主国家队,再到2014年终于修成正果,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系统工程终于水到渠成。

然而,德国足球在拿到世界杯后并没有像西班牙那样一鼓作气,所向披靡,反而一下子就松弛了下来。终于如愿以偿后,德国足球似乎长出了一口气,想要稍作休整,甚至急流勇退,整个大环境重新变得不思进取。

勒夫从来不是不思进取的教练,他继承了传统德国教练的优良美德——学以致用。德国教练从来不擅长创造,却非常善于学习与改良。从2004年夏天算起,德国队的战术风格一直追随世界潮流而变化,但有一点未曾改变——攻势足球。

勒夫喜欢攻势足球,喜欢美丽足球,但两年前欧洲杯折戟半决赛后,他的传控足球开始受到广泛质疑。一年前,勒夫带着“二队”用高效的防守反击拿下联合会杯,证明了他并非只会传控,也证明了一帮后起之秀也完全可以立足于大场面。

然而,对于本届世界杯的预判和计划,勒夫和他的团队犯下了一系列无法弥补的错误。从出征俄罗斯前2场热身赛的糟糕表现,到小组赛首轮即爆冷输给墨西哥,即充分暴露出德国队这次南蒂罗尔山区集训的效果奇差,球员的竞技、体能与心理状态压根都没有调整到大赛状态。而末轮对韩国这场意外失利(其实就算不输,德国打平也得出局),更是将德国队眼下这种无效的传控足球直接推上了审判席。

事实上,在对阵瑞典的生死战之前,勒夫就曾公开说过本届世界杯的比赛水平不高,很多球队都是靠防守和意志把比赛赢下来,反而是对场面有追求的球队难以获得理想结果(包括西班牙3场小组赛也只是2平1险胜)。他自己应该会意识到,这种情况下踢得简单直接一点,或许会收获更好的结果。

面对瑞典和韩国这样的对手,德国队确实没有踢防守反击的条件,毕竟对手根本就不会主动进攻。但前两战换上戈麦斯这个禁区内的支点后,德国队进攻场面明显改观是所有人都看得到了,可惜他在最后一轮依旧只给了戈麦斯30多分钟的出场时间。

两年前的欧洲杯,勒夫在扶正戈麦斯这件事情上是尝到过甜头的。但显然,勒夫还是不愿轻易放弃对美丽足球的追求,戈麦斯这种属于过去的中锋不是他的那杯茶。然而,潮流总是周而复始的,过去的说不定就是下一个潮流。本届大赛上多支拥有强力中锋的球队都战绩理想,似乎证明了潮流回来了。

再说,德国队本届比赛,特别是与韩国一战这种“慢节奏无创造力传控”能与美丽足球划上等号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3场比赛,德国队的控球率分别是61%、71%和70%,射门总计67次,射正20次,这几项统计目前全部领跑。但讽刺的是,德国队仅仅收获了2个进球,2场比赛交了白卷。场均不到1个进球,这绝对不是美丽足球,也绝对不是勒夫想要的足球。

足球是一项完美的马后炮运动。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根据胜负来反推正确与否。传控本身并没有错,勒夫对美丽足球的追求肯定也不是罪状,但当他的计划完全赶不上变化,甚至连他一贯敏锐的战术嗅觉也似乎被潮流抛在身后,那么他就不得不为如此惨痛的失败承担一切前因和后果——尽管球员本身,特别是穆勒、厄齐尔、赫迪拉等核心球员的发挥,同样难辞其咎。

世界杯之前,勒夫刚与德国足协续约到2022年。与韩国赛前,足协主席格林德尔还强调过即便小组出局,也不会跟勒夫解约。但在经历史上首次世界杯小组出局的毁灭性打击之后,合作双方都需要时间冷静下来,仔细检讨,然后再决定是否继续前行。事实上,世界杯后就将开打的首届欧洲国家联赛,便是这支依旧人才济济的德国队从头再来的契机。

德国出局了,这是本届世界杯至今最轰动的新闻。在和小字辈韩国的对抗中,德国占据明显优势,创造了多次得分良机,惜乎时运不济,反被韩国两球击败。自2004欧洲杯之后,14年来第一次德国在大赛未能小组出线,也是队史世界杯第一次。

期间,德国在6届大赛至少打进4强,两度闯入决赛,夺冠一次。如此稳定的表现,不愧为大赛型球队。也因为如此稳定,更令人们目睹德国出局唏嘘不已:究竟是短暂的遇挫?还是衰败的开始?

说卫冕有魔咒,可能是被表面现象震慑。连续3届大赛,卫冕冠军倒在小组阶段,史无前例,但放在世界杯扩容至32强的背景下,已经是第4次,不由你不信。

德国出局,相比之前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遭遇同样的命运,原因并不雷同。法国是阵容老化,梯队一时接续不上;意大利则是人才断档,青训储备枯竭;西班牙更多为主力阵容疲劳所累。德国貌似和上述几个现象都沾边,但没有哪一点能让人判定是决定因素。究其原因,大致有三:勒夫点兵走眼,用兵有误;打法故步自封,缺乏变化;新人档次不够,无人担纲。

勒夫在宣布最后名单时,萨内落选,令足坛惊讶不解。作为英超新科状元曼城的绝对主力,萨内有很强的突破能力,射术也有较大长进。更何况,带着英超冠军的头衔赴世界杯,萨内的信心和状态,理应对德国破密防很有帮助,哪怕他打不上主力。

另两位比较突出的落选者,拜仁的瓦格纳和利物浦的埃姆雷·詹,是否能帮助球队走出困境,答案也许没有萨内这么响亮,但从韦尔纳、戈麦斯、克罗斯和赫迪拉等人的表现来看,你也许质疑勒夫遴选的标准。但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人的,必然是勒夫本人。

德国在3场小组赛次次落后,这是自1986年以来的第一次。32年前,西德依然循较佳的晋级路线打进了决赛,本届却没有这样的运气。那时的西德,人才济济,贝肯鲍尔第一次带队出征,因为多带了几名后卫,受到昔日世界杯夺冠的队友布莱特纳耻笑。现在的情形,多少有些相似,但带去的人未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则无法和当年贝皇的决断相提并论。

瓦格纳可能没有戈麦斯那么“多能”,但其空霸特性的“一专”若能派上用场,也许比面面俱到和经验丰富更管用。萨内可能不如韦尔纳那么勤奋,但胜负往往取决于天才瞬间的闪光,德国缺乏边路的突破,是再明显不过的短板,只有传切一种方式,对手适应之后就不好办了。克罗斯、赫迪拉等人的名气和档次比埃姆雷·詹高,但需要中场分担进球压力时,詹可能比几位大哥更能解决破门难题。当然,敲定阵容是主教练的职责,他比谁都更清楚球员的特点,带不带谁,并不能只从结果判定。

实战中,德国依赖克罗斯的疏导,其他人不起作用,是勒夫更大的失误。如果瑞典能遣专人冻结克罗斯而非任其兴风作浪,德国也许等不到末轮对韩国就已经出局了。克罗斯的状态并不好,勒夫却既不敢也不愿换他,是德国整体欠佳的根源。这么多届大赛,克罗斯一向称职,但谁都有低潮,克罗斯的低潮来得不是时候——德国的4个失球,2个和他有关。除了克罗斯,德国再没有第二个领军人物,又将我们引回之前的话题。

本届最突出的特征,是中锋的复活。自从瓜迪奥拉推行无锋打法,西班牙以此为模板欧洲杯卫冕,也深深影响了德国的思路。上届大赛最终夺冠,和克洛泽回到首发关系密切。拿掉克洛泽,德国还能涉险闯入决赛吗?4年前,我已经说过,德国并没有想象的强大,胜在临场应变及时。4年过去,德国还是坚持巴萨流,笃信自己在大赛的发挥和运气,舍弃萨内可能是这一心态的反映。

韦尔纳在和英格兰热身时,多次错过得分良机,但勒夫不改初衷。德国机会不少(共23次,厄齐尔一人便创造了7次,近1/8),但把握寥寥,射门28次,大部分被韩国门将赵贤祐化解。

风格也好,战术也罢,比赛毕竟要球员去踢。没有素质一流的球员,再好的打法也无济于事。德国在控传上穷途末路,本身就说明了控传不是谁都学的。

如果没有匹配的球员实施控传,能有好的射手把握不多的机会,也不失为权宜之计。可惜,德国真是中锋缺货,射手匮乏。下赛季参加欧战的德甲诸镇,德国中锋近乎绝迹。德甲不是没有德国人司职锋线主力,但效力弱队者居多,说明德国前锋在能力上已无法在最高层次比赛中得到锤炼。

这一点,英格兰深有感触。在希勒和欧文相继退役后,大英就指着鲁尼在大赛一锤定音,鲁尼偏偏在欧洲杯亮相打进4球后,至上届世界杯之间,只有1球进账,以至于卡佩罗无奈又把赫斯基带去南非。

如果拜仁捞不到上等的德国中锋,其它俱乐部就更难指望。该队给莱万当替补的瓦格纳,其实是2009欧青赛那一拨的成员,但直到职业生涯暮年才得到重返拜仁的机会,十分可惜。德国现在的班底以2009欧青赛冠军为班底(本届阵容还有5人),辅以之后3届欧青赛(2011未进决赛周)的鲁迪、特尔斯特根、吕迪格和金特尔等人,三线就缺中锋,一届素质不一届。

德国在世纪之交有6年低潮,韩日世界杯拿到亚军不过是赛程奇佳制造的偶然。也正是在那届大赛后,多名老国脚向足协进谏,呼吁改变风格。统一前,西德曾有1984欧洲杯小组出局,1978世界杯未进决赛(当届不设半决赛),那两次不过是短暂蛰伏,很快就迎来新的高峰。

眼下德国落败,绝不至于丧钟齐鸣,但足以让德国足球警醒:德国已经到了不得不加急搜寻或培养一流中锋的时候。一旦找到了中锋,勒夫又将面临打法的选择。

4 | 卫冕冠军魔咒延续

1998年世界杯冠军法国在2002年世界杯小组出局;2006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在2010年世界杯小组出局;2010年世界杯冠军西班牙在2014年世界杯小组出局;2014年世界杯冠军德国在2018年世界杯小组出局。新世纪以来,唯一逃过一劫的只有2002年世界杯冠军巴西队,他们在2006年世界杯中不仅以小组第一出线,最终还打入了八强。

1 | 德国首次输给亚洲球队

德国队之前5次面对亚洲球队均获得了胜利,这是德国队首次在世界杯赛场负于亚洲球队。

2 | 德国队第二次小组出局

这是自1938年以来德国队第2次在小组赛阶段出局。

3 | 德国队3次半场未领先

2018年开赛至今,德国队尚未在上半时比赛中取得领先,这是德国队自1986年以来首度面对如此尴尬的情况。

2 | 德国队两次失误导致进球

本场比赛克罗斯和诺伊尔的两次失误导致了进球,目前还没有球队比德国队的失误导致进球的次数更多。

7 | 厄齐尔本场创造7次机会

厄齐尔本场一共创造了7次机会,是本届世界杯目前为止单场创造机会最多的球员。可惜,这7次机会没有换来一个进球。

6 | 赵贤祐本场6次扑救

赵贤祐在本场比赛中共做出6次扑救,只有奥乔亚(9)和纳瓦斯(7)在本届世界杯开赛至今单场比赛扑救次数比他更多。

文|黄思隽 杨子江 林良锋

编辑|小洋 关伟平 廖竞文(实习)

---------------推广---------------

《体坛周报》与国际足联(FIFA)合作出版的《世界杯官方传记》已正式上市,点击上图进入购买链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